心經(二)

 

 

說理誦經開導 厲鬼不再纏身

 

(文:香港學佛醫師)

 


一九七八年,有一天,一中學的校長來電,她是我的佛學老師,她告訴我她學校有一中三女生,似有被鬼迷的跡象,弄到滿城風雨,全校的學生皆疑神疑鬼。她想請我看看那女生,看她是否有精神病或真的是被鬼迷。因為我是西醫生,又信仰佛教,故很多時候佛教的朋友遇有類似鬼上身的情況,都會找我研究一下。


根據我佛學老師所說,那女生(姑諱其名,以下稱之為王同學)二星期前突然聽到一男子的聲音,時在她耳邊稱讚她漂亮,很喜歡她,希望可以和她做好朋友。王同學還時會突然暈厥,不醒人事,時而發生在家中,時而在上課中,故時常缺課,同學們都竊竊私議,既好奇時又惶恐。更奇者是王同學很多時都能預知一些事情,例如她會告知正在她家中作客的同學,說另外那些同學正在途中前來,同學探問她途中那些人所穿著的衣服款式及顏色等,結果都很準確,根據王同學說,這都是那只男鬼告知她的。除此以外王同學於清醒時都與平常人無異。


王同學的家人也很擔心,認為是學校有不幹淨之鬼物,故請求校長想辦法驅鬼。校長為安定學生及其家長的心情,又不想張揚,故請了佛學班的一班同學作了一個法會,其間王同學亦有參予。


法會當中,王同學不停呼叫掙紮,時而哭泣,時而暈厥,狀甚淒厲,似是纏繞王同學之厲鬼竭力掙紮,苦纏其身而不肯離去。參予法會的佛學班同學,看在眼裏,莫不都嘖嘖稱奇,深信王同學確為厲鬼所纏。法會完畢後,王同學感覺疲倦,校長於安慰她之余,更送予她一串佛珠,囑她勤加念佛,以祈庇佑。


第二天,校長問王同學有否念佛,王同學答沒有,原來當她持佛珠念佛時,未及數聲,佛珠竟自動斷了,佛珠四散於地,王同學亦不敢繼續念佛。


王同學初時每天只是昏倒數次,但至後期,每天暈倒十多次,更甚者是於後期暈倒時,王同學竟自以雙手欲扼頸求死,故其家人更倍感憂慮。


校長眼見王同學之情況日益變壞,故來電給我,叫我代為診斷一下及如有需要的話轉介給精神科醫生。


我自小接受西方教育,未有接觸佛學及玄學前,對鬼神之說常譏為迷信,後來於機緣成熟接觸後,方知天外有天,神鬼之說,未能否定。


我聽畢校長所述,初步判斷王同學確有被鬼迷之可能性。我問校長王同學可願意與男鬼斷絕往來,因據我膚淺的瞭解,若當事人自願與鬼為伍(例如假若王同學喜歡男鬼稱讚她美麗及預告她一些人所不知的事),那麼能夠成功將鬼趕離的機會便會較微,因為人各有志,於不是太違反常理的情況,旁人是不能輕易插手的。校長答說據她瞭解,王同學及其家人均感不勝其煩,肯定希望能趕走男鬼。我於驅鬼全無經驗,但我亦有興趣研究一下這病例,於是答允會晤王同學。


次日,我被安排於校長室見王同學。陪同王同學的還有她的母親及一該校的女職員。


王同學就讀中三,相貌娟好,已長得亭亭玉立,唯是容顏憔悴,面色蒼白。我問了她的情況,她都能很有條理的作答,並無任何精神不正常的徵兆,其所答亦與校長所述相同。我問她與男鬼相處了二星期,她可會願意將他趕離嗎? 她答說初時,她也覺得新奇好玩,但現在她感覺到自己體力日差,精神萎靡,深知若繼續如此,後果堪虞,故亦深切希望能與男鬼斷絕關係。


我建議她勤加念佛,以借佛力驅鬼。但她說不能,我問她何解,她說連校長送給她的佛珠也斷了;我說念佛不需佛珠,心念便可以了。但王同學仍說不可能,我再問何解,她說她一念佛便會暈倒。我心中覺得奇怪,心想若真的如此,那真的要看看情況是怎樣。於是我叫她嘗試念佛,王同學雖稍微猶豫,但仍依囑咐念誦阿彌陀佛。她剛稱誦了二聲聖號,還未及念第三聲,已突然暈倒。我驚愕未定,王同學的母親已比我更驚惶的大呼快救醒她的女兒。我雖是醫生,但此情況卻非醫學一般的病例,我忽忙為王同學把脈,脈膊正常,但怎樣叫她也不醒。這邊廂王同學的母親不斷催促我快想辦法,我於無法可想之余,唯有慌忙代王同學續念佛號。


怎料我不念佛號猶可,一念之下,本來昏迷不動的王同學突然眉眼緊鎖,咿口露齒呻吟嘶叫,本來娟好的面貌變似猙獰,又強力左掙右紮,似聞佛號而感覺非常痛楚,更以雙手握拳,交叉擋於眼前,其狀似被強光刺眼,難以抵受。我以前看書,有說當人念佛時,佛即放光加持,看來此說不無根據。眼前之王同學,其狀確似被惡鬼纏身,正與佛光爭持。我於是念佛更急,冀圖將男鬼驅離王同學之身體。我本無驅鬼之本領亦無驅鬼之意,但事至如此,亦非我所能預料,我亦唯有強暫充當,臨急而抱佛腳。


豈料一波末平、一波又起。我加速念佛,以為可以迫走男鬼,詎料王同學突然不再握拳交叉擋於眼前,她改為雙手張開,用力叉向自己頸部,似要自行扼頸而死。其母見狀,倍加催促於我,我更心亂如麻,不知如何是好。王同學雖是弱質女子,但其雙手叉向頸中之力則極大,我與該校之女職員共同竭力拉著王同學的手,但她仍強力掙紮不息。我期間方寸大亂,甚麼佛菩薩的名號及咒,凡我懂得的都用過了,但都只會令王同學痛苦的左右掙紮,始終不能將鬼驅去。


我當時想過叫救護車將王同學送往急診室,但我當需陪行前往,我又怎樣能將實情轉告同僚而不為他們所暗下訕笑哩!但若不如此,又如何收拾此局面哩!


正在進退維穀之際,我忽然想到,既然王同學真的似被惡鬼纏身,那麼惡鬼或可聽到我的說話,我想既然硬碰不得,不如嘗試跟他理論,勸他離去。


我於是對著仍在強力掙紮欲扼頸而死的王同學說:「我不知道你是誰,但我相信你能聽到我的說話。你既然已是鬼,你自然知道人死不是甚麼都沒有的了,而是實有鬼,有地獄的,那麼你自然也知道是有因果報應的了。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人鬼殊途,你這樣纏擾著王同學是不對的,你已身入鬼道,當知鬼道之苦,若你現時更作惡業,你將來的境況不是更慘嗎?」說至這裹,本來強力左右掙紮的王同學平靜了不少,眉目不再緊鎖,口亦不再張開露齒而叫,猙獰的表情變得平靜。我見到這樣,知到那男鬼也不是不講道理,似正在細心聆聽,於是我繼續說:「我不知道你跟王同學前生有甚麼恩怨,但無論怎樣;冤冤相報何時了,你今時若能放過王同學不再騷擾她,一點善心,必能為你帶來福報,更何況你常說愛護王同學,愛護一個人是不應讓她受到苦惱的,是應該幫助她找到快樂才對。陰陽相隔,人鬼殊途,你們是沒有結果的,你不如以寬大的心懷,就放過王同學不再纏擾她吧!」說到這裏,王同學已完全平靜,面貌回復娟好,似正酣睡。我見說理收效,而王同學仍未蘇醒,唯有更找話題自言自語的繼續說下去:「你身在鬼道,已知實有地獄,當知亦有天國佛土,倒不如你暫且放下兒女私情,聽我誦二篇佛經給你聽,你聽罷好好的依據佛經修持,早點兒找過好的去處吧!」


我於是誦了一篇《般若心經》,隨著念誦小品《阿彌陀經》。這二經當時是我的常課,不用看經我亦可背誦得出。


《阿彌陀經》誦了約一半,只見王同學已漸蘇醒。我囑她繼續躺下休息一會,繼續念完《阿彌陀經》,然後回向給那男鬼。


王同學已完全蘇醒,除略覺疲倦外,頗覺精神好了不少。她說完全不知道剛才發生了甚麼事。
我這時才松一口氣,為安全計,我安排了她住進九龍醫院的精神科,並請我的同僚梁醫生代為診查。


梁醫生為王同學作出了全面的檢查,並無發現任何不妥,所有檢查均屬正常。王同學住進了九龍醫院一個星期,期間表現正常,再無突然暈倒之情況。梁醫生說若非我見證此事發生,他絕不信一個正常如王同學的人曾有此情況。


王同學出院後繼續上課,一切正常,這件鬧鬼的風波亦漸為同學們所淡忘。


由此次經驗體會到,一切事情最好能以和平討論互相諒解的情況下去解決。以力強行,就是合乎於理,亦未必是最好的方法。當然有些情況下以力強行亦無可厚非,但能可免則免。


兩年後我參觀該校的畢業典禮,再見到中五畢業的王同學,問她的情況怎樣,她說已再沒暈倒,雖然每隔兩個月仍會聽到那男鬼跟她說話,但再沒稱讚她漂亮,只是跟她說些做人的道理及告知她那一些朋友是對她有利或有害。她說她精神很好,也並不覺得那男鬼帶來任何不便或煩惱。看到王同學身心健康無恙,更能完成學業,心中亦為她感到高興。自那次後,我亦未有機會再接觸到王同學。希望她能因這次的遭遇,啟導她向佛理繼續追尋。


~~~~~~~~~~~~~~~~~~~~~~~~~~~~~~~


「般若心經」可以令眾生,掃除無明惡念、開啟心中的智慧,讓眾生冷靜下來,將暴戾三毒之氣轉化為祥和光明,所以常念誦,可消災解厄,增長福慧。


上文的真實案例提到:若當事人自願與鬼為伍(例如假若王同學喜歡男鬼稱讚她美麗及預告她一些人所不知的事),那麼能夠成功將鬼趕離的機會便會較微。


她答說初時,她也覺得新奇好玩,但現在她感覺到自己體力日差,精神萎靡,深知若繼續如此,後果堪虞故亦深切希望能與男鬼斷絕關係。


所以請千萬不要貪圖鬼魔展現的一些神通把戲,而感到新奇好玩,進而不幸被附身控制住,若能常念佛號、保持心中的正念光明,自然就不會招引這類眾生的騷擾、侵害。



 



請點進加入宏元的奇摩家族,會以家族信與您分享精華圖文、影片、佛曲MV及贈送結緣品消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宏元 的頭像
宏元

宏元準提觀音共修園地(PIXNET)

宏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