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黃文殊略軌


 

大藏寺祈竹活佛所編【紅黃文殊略軌】
紅黃文殊略軌

年少悅意美妙莊嚴者煩惱盡淨布地山妙色
俱胝月色無與倫比身慈悲文殊於汝吾禮敬

嗚呼微妙音祜主祈請遮止不善心惡心雖如夢幻般今後絕不再生起
吾願生生世世中文殊於汝唯一處虔心恭敬作祈請恆時恭敬令汝悅
嗚呼具大悲文殊三世善識之大道菩提心清淨馬車汝作導航善知識

om arapacana dhihom arapacana dhih soha

以此功德願速能成就至尊文殊境 並將一切諸眾生安立於同等果境

大藏寺祈竹活佛對【紅黃文殊略軌】的導修
紅黃文殊導修

    今天所講的並非自化本尊儀軌,而是一由章嘉遊戲金剛祖師(Changya Rolpai Dorje,1717 —1786)所撰的祈請與誦咒文,所以它適合任何人日修之用,並不限於有灌頂的人才有權修誦。

    現在先講一講文殊師利大士(Manjusri)的殊勝之處。文殊是諸佛之智慧所化現,所以他是智慧的本尊。文殊乃諸佛之智所化,觀音乃諸佛之悲所化,而金剛手則屬諸佛之力量所化,所以他們三位即諸佛的智慧、悲心及力量。我們常常聽到有「三部主」之講法,此即指文殊、觀音及金剛手。

    有些人天生比較笨,或者記性極差。衲少年時有一個同學,他花了三年才能背誦一篇短短的大白傘蓋佛母誦文。在其它同學能記憶幾十頁經文內容時,他往往才背得一頁。在誦經時,他往往會睡著覺。老師教到後面的部份時,他早已忘了前面說過的法要。當年老師愛徒心切,常常責打他,但後來不單他被打得很慘,就連師父也打到累了,可是仍未見他的記性或智慧有長進的跡象。這不是他懶散所造成的,而是因為某些人的確天資較差。若我們修持文殊法門,便可以迅速地增長智慧及記憶力等等,從而令我們明白佛法內之深義、解開佛法之『結',且會令未來生也具足智慧。

    修持文殊法門,能得六種智慧,即速慧、深慧、廣慧、說法滬、辯法慧及著撰慧。這六種慧各有不同。普通人見一字,或許只能知其一種意義,但具速慧的人,見一字可知多如百種之內義。具深慧的人,即使他隨便發問,其問題亦會十分精闢。廣慧乃指涵括許多面之智慧。有說法慧的人,講經時極為善巧。有辯法慧的人,精於辯論法義,口才亦十分好。著撰慧即指寫作令人得益之論著的才能。

    文殊有許多種化相,譬如說紅黃文殊、孺童文殊、阿拉帕渣那文殊(註:亦作『五字文殊')、白文殊及黑文殊等,他們五尊合稱『五文殊'。五文殊雖同為文殊大士,但其佛部及化相各有不同,而且亦各有不同之殊勝利益。紅黃文殊法門除啟智外,亦有懷攝之作用。孺童文殊是大威德金剛心內的文殊化相。阿拉帕渣那文殊法門對證悟空性特別有幫助。白文殊法門除啟智外,亦特別利於生出菩提心。黑文殊除了啟智能外,亦是一位除障之本尊。此外,文殊化相又分外、內及密相許多種,其咒亦各有不同。在格律派中有一種並不普傳的極秘密五文殊傳承,衲曾受過這種傳承,但卻並未作與其關聯的閉關修持。此外,在座中有些人或許有天天持誦《妙吉祥真實名經》的習慣,這部經的主尊是現四臂相的文殊大士。這些眾多的文殊法門,當然都具大利益,但我們無必要全部都修持。佛教的本尊極多,他們全都對行者有加持,但我們應選一位自己感最投緣、最喜歡及最有信心的,然後一心一意地修持他的法門,緊緊地把他「抓著」,而不應像換時裝般天天換本尊或貪多。修一位本尊而至相應,便可見所有本尊。我們應該這樣地修,而別去學那些修一百位本尊卻無一法門有成的人。

前行開示

    在正行之前,我們必須誦儀軌中並未明列之皈依文。最簡略的皈依及發心文是:

行者皈依直至成正覺佛陀正法以及聖僧眾
因作佈施等諸修持故願證佛境利普有情生

我們誦皈依三次或更多次。

正行開示

    誦至此時,應觀紅黃文殊在我們的頭頂或面前虛空中。如果觀他在頭頂,其面嚮應與行者自己所面之方向一致;若觀於面前,則本尊面向行者。一般來說,初學者若觀本尊於面前,會較觀於自己頭頂為容易。此外,我們應想自己所處之房舍為文殊大士之淨土宮殿,而非凡俗的屋子。這種觀想猶如播下一顆種子,令自己有往生淨土的一個因。這種觀想通用於其它本尊法門,例如修彌陀法門者,應常常觀想自己身處極樂淨土之中,令自己熟習,並種下將來往生極樂淨土之因。

    在觀文殊時,首先觀面前有雲海。這些雲並非凡俗世間的氣象,而是文殊大士之悲心所現的。在雲層上,出現一朵各瓣不同顏色的蓮花,蓮花中央有平躺的月座。其上有一個橙色的『地'(dhih)字,此它又變化成為本尊形相。文殊大士一面二臂,身橙色,發出超過千萬個月亮的光明,其右手持智慧劍高舉,左手持一蓮花之莖,蓮花伸延至其左肩,蓮花中央有一部《般若經》。本尊身穿天衣及有各種寶飾莊嚴,其身是光明,而非如銅像般的實體。他現為十六歲少年之相,其外在形相令人歡喜,其內在是無煩惱之清淨意。在觀想中,文殊正在開示對不同聽眾各各相應的佛法。

    在此觀想中,我們必須注意,蓮與月座均為文殊智慧所化,而並非凡俗的東西,其體性與文殊為一體。在凡俗世界中,如果你坐在一個座墊上,座墊是座墊,你是你,二者並不相同,但文殊的座與文殊卻是一體的。大乘的本尊一般都坐在蓮花上,以表他們雖化身於六道輪迴中,卻並無煩惱及垢染,正如蓮花之出於污泥而本身卻清淨。在此處,蓮花座代表出離心,月座代表菩提心,而座上之文殊代表智慧。

    在觀想出文殊後,我們便誦儀軌中的禮讚文。禮讚文有四偈。第一偈是:

年少悅意美妙莊嚴者煩惱盡淨布地山妙色
俱詆月色無與倫比身慈悲文殊於汝吾禮敬

這偈是說:「完全慈悲及清淨的文殊,我向您頂禮致敬!」

嗚呼微妙音祜主祈請遮止不善心惡心雖如夢幻般今後絕不再生起

    偈中的「嗚呼」是求救之聲。我們在遇危險時,會自然地叫喊:「娘呀!」同道理,我們現在於輪迴中受苦,故在第二偈中,我們至心向文殊求救。我們為何求救呢?因為我們發現自己內心有貪、嗔、痴等煩惱,所以我們求文殊加持我們,令我們從無始以來的不善心,乃至夢中所發的不善心,一律可以得除。

吾願生生世世中文殊於汝唯一處虔心恭敬作祈請恆時恭敬令汝悅

    這是說:「我一心一意地恭敬您、頂禮您!請您在生生世世中以慈悲心看著我,求您對我不離不棄地加持!」此時應在心底深處中哀求。

嗚呼具大悲文殊三世善識之大道菩提心清淨馬車汝作導航善知識

    第四偈是說:「三世諸佛所修過的法、他們所走過的路,我也發心去修、去走!求您當我的師父吧!」文中的「馬車」一詞,喻菩提心。在佛教中,常以馬車喻菩提心,這是因為菩提心能帶許多眾生脫苦,好比馬車能載上許多人一同上路般。

    菩提心的真正發起有三種形式,分別稱為「國王心」、「牧者心」及「船伕心」。發心自己先趕緊成佛,然後便以最高能力度眾生者,被喻為帶領子民的國王。在本師釋迦牟尼最初發心時,所發的便是這種國王心。牧羊人一般是把羊群趕在自己前方,自己落後上路的。同道理,觀音最初發心時,正是發願令眾生先成佛,自己在其後方成佛,所以他的這種發心方式稱為「牧者心」。文殊最初發心時,所發心形式為「船伕心」。船伕是怎樣的呢?他們掌舵與乘客同達彼岸,這就如文殊發心帶領眾生同登佛境般。這裡講的是聖者之最初發心形式,並非說文殊及觀音並未成佛。文殊與觀音其實早已成佛了,他們只是為了眾生之利益而化現為菩薩之相而已。

    在誦完禮讚文後,便誦文殊的咒。儀軌中有兩種版本的咒,兩種都正確,我們挑其中一種唸誦即可。

om arapacana dhih om arapacana dhih soha

    我們可以隨自己能力及時間而誦一百次、三百次甚至一千次,總之是隨自己能力而定。在誦咒時,我們在心中祈求文殊加持令速得前述解脫出來。

    在持咒的尾聲,我們可以加誦「地地地地地……地地地」,以一口氣誦一百個「地」字或隨力誦念,總之是在一口氣中誦越多便越好。這種誦法,能令我們得到「不念失」的記憶能力。

    在持咒後,若欲加誦《妙吉祥真實名經》(註:載於本書附錄中),可在此時加誦。此經包含顯密一切法義在內,極為深妙。在古印度,若有人說:「我對佛法懂得不多,但唯對《妙吉祥真實名經》尚可說是通達!」,便等於是在說他已通達一切顯密要義了。由於此經極為殊勝及深妙,我們雖難以通達其內義,但單單每天誦持它,已能得許多不可思議的大利益了。凡誦此經者,今生及未來生均會得大智慧,並將往生於文殊淨土之中。

    我們亦可選擇在儀軌中的這環節加誦《文殊智慧贊》(註:載於本書附錄中)。這贊文並不十分長,但其來源極為殊勝。在古印度有一座那蘭陀佛教大學 (Nalanda),歷史上不少高僧均出自此座佛教學府。在某年代,寺中的五百高僧商議各撰一篇禮讚文殊大士之文章。他們各自在房中撰寫,但在翌日眾人把其著作拿出來與他人比對時,赫然發現五百人各自所著內容竟然一模一樣,這顯然是由佛陀之加持所致的。由於此文來源靈異而殊勝,自此各佛教寺院的學僧多會常誦此文。

結行開示

以此功德願速能成就至尊文殊境並將一切諸眾生安立於同等果境

    在最後,我們誦儀軌中的回向文及其它我們喜歡的回向文偈,然後觀文殊融入自己身體,而令我們得到了他的身、語、意加持。

    現在已講完此法門的修誦方法,衲的傳承來自金剛持赤江仁寶哲(Trijang Rinpoche,1900-1981)。

      《妙吉祥智德贊》全文

  敬禮妙音世尊
  怙主大智離二障雲如日清淨極明朗
  所有境界如實知故手托經篋在胸間
  三有獄中所有眾生無明暗迷苦所逼
  悲憫彼等皆如獨子為說六十支音語
  如雷大震煩惱睡醒業力鐵鏈使解開
  無明暗除為令斷盡一切苦芽持寶劍
  本來清淨十地究竟功德圓滿佛子身
  百一十二相好莊嚴請除心暗我敬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宏元 的頭像
宏元

宏元準提觀音共修園地(PIXNET)

宏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