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密「破瓦法」漫談:《劉立千譯著》

 

不管科學怎樣進步,對於「死」這一件事仍屬神秘,尚無人能研究瞭解它,不過世上活著的,都要死,這是我們可以用常識去測定的。至於我們何日會死?由何致死?死後又到什麼地方去?……這些便都是我們不能知道的事了。因此人們對於死,便起恐怖,便生苦惱。然而人世上也無別的途徑,我們對於死是沒有辦法的,只有聽其自然。可是在宗教上就不然,無論何宗教,都是想求解脫的——換言之,都是想要解決生死問題的。不過他們所談到解脫的辦法,是要經過很久的修煉才成。假設修行人,他們在修道未得成就之際,萬一死神到來,即他的畢生所學,豈不白廢?況且死時,模模糊糊,全不自主,這種苦惱是何等的大?對於死後靈識之存在,未來之有無,我們暫置主論,當前的苦惱,又將如何解救呢?因此在西藏的密法內,有一種「破瓦法」,為適應這種要求而產生了。


  「破瓦」二字是藏語,它的意思作「遷移」講,就是說人要死時,把自己帶業往生的那個「本元風心」(識神),由業報的蘊身中,遷移出去,另外覓找生趣。在漢話中,有「往生」一詞與之相仿。但是往生,多與「淨土」相連。修破瓦法的,程度有高下之分,未見得一遷便到「淨土」。即使不能到淨土。亦能如前所說,最低限度,自己可以勉強得到一點主宰,隨便可以投生一種生趣。即在死時,修得好者,尚能「預知時至」,「正念分明」。不像常人一樣,模模糊糊,全不自主,到臨終時,手忙足亂,毫無辦法,痛苦萬狀!前面說過,我們對「死」,所以恐怖痛苦的緣故,因為它是屬於不可知的範圍,要是我們設法能夠知道它是怎麼一回事,那麼,我們臨終時,當然也可視死如歸,從容瞑目了。故死後有無問題尚小,而目前的苦惱,則非待解除不可。


  藏密的「破瓦法」修法很多,各宗各派都有,一時也談不完。大體歸納起來,他們的應用,有五種成就。一得法身成就。二得報身成就。三得化身成就。四起三種想,得主宰自己識神,隨意投生,這便是真正的破瓦法,就是前面的三身成就也包括此法中。五是別的有修持的人,來幫助死者,以大悲心及法力,鉤攝亡者識神,而得遷移的法子。前三種無上密部都有。後一種是為他所作。只有第四種才是上面所談,修行人要學來隨時準備的。


  現在我們專門談談這第四種,怎麼叫起三種想呢?未談之前,先說說藏密於人身的觀念。他們說「人身」不外由兩種東西組合:第一就是一堆物質的肉體,名為蘊身。第二就是整個心靈,又叫作識神。在凡夫位時,識神與蘊身--就是心靈與肉身,他們互為因緣,互相影響地結合在一起。在平時,哪個勢力強,哪個可作主宰。

 

現在我們修破瓦法,首先就是訓練心靈,要心靈隨時作主宰,以心來統身,以心來御身。這個心靈是什麼?就是我們那點自覺的意志力,所以第一我們便是把握這個心。至於物質的蘊身又是什麼呢?在佛法便說它是「四大」的集合。自然因為沒有器械的詳密分析,說法比較粗略,實際與說成是好多種元素的組合意思是一樣。使這些元素組合,連繫成為整個機體而運行活動的。又是什麼呢?自然我們不談科學,在佛教中,應用內觀法,於是見到意志力後面的一種氣息的作用,便說它是「四大」的統攝者,這種非目力和器械所見到的氣息,能使我們活著。此氣一斷,便即死亡。

 

依佛說法:人死時,週身氣息,漸漸收攝,所以先由手足冷起,依次攝於心中,最後心間那個暖氣一斷,全身僵冷,人便死了。在氣息收攝時,他們叫做四大分解。那點暖氣,就是我們賴以活命的風息(氣息),所以我們要把握這口氣,把心連同氣,整個搬起來,這便是全部破瓦的修法。至於心,它是一種活動極為複雜的東西,我們如何能夠把握得住?因此他們又有一種方便,叫「明點」的觀法,使活動複雜的心,攝於一點,易於體認把握。氣息也是無相無形的東西,於是又用一個脈的道路去約束規範它。這樣一來,我們就知道起三種想的路子了。移的是什麼?心與氣。從何處移?脈的道路。移向何處去?

 

各所發願往生之處。由這三項做出發點,於是便組織成各種各樣不同的破瓦教授來。至於去向一層,意志若不早定,行人不免臨終忙亂。又恐全仗自力,難於成辦,所以不得不加入本尊,以為依怙。故破瓦法中,又有各種不同的本尊。如以彌陀為本尊的,便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以觀音為本尊的,求生普陀洛伽;以瑜伽母為本尊的,求生空行剎土。總之,以各種佛土作為我們所去之處想,如是以心乘氣,以氣載心,我們就可以自在往生了。


  上面已將破瓦法的意義和大概情形說清楚了。其詳細的下手方法,是屬學人份內的事,要各從明師學習,才能知道。
  學習破瓦後,中間有一個過程,叫做「開頂」。就是頭頂稍許裂開,並且可以插一根小草。這不過是表示暖識已經有了去路,並不奇特。再進而修習,便可得到靈識自在,就是上面所說,不受業力牽引,自作主張地往生淨土,這倒有些奇異了。


  此外關於施用破瓦的時間,要在人壽剛盡之時,才可以應用,否則等於自殺。自殺在佛教上認為是極大的罪惡。人壽是否將盡?我們又從何得知?倘修行真有功夫,自然預知時至。其不能預知者,則有諸密乘本續內所說許多將死的預兆,叫人依法去測定,方不致誤。還有臨終時,有四大收攝的情形,學過生圓次第的人都該知道的。這時候亡者要出現各種境界,在最重要的境界時施用破瓦,才能有效。若是死後,乃至未投生別種趣道之間,此中有一段時候,名為中陰。


  從前,西藏有很多大德,能夠應用破瓦法,自由投生。所以他們往往在未死時,便預言後世。及至投生,又能說出前世的因緣,叫人去印證不錯,而起信仰。關於這類的傳說很多,不勝細載。現在我們專談暖識是否能夠自由出入。這裡且引理塘寺大活佛火竹香根親自告訴我的一段事情,以供研究參考。


  「我們寺,有一位喇嘛,曾得康薩大活佛(前年才圓寂,能海法師亦曾依止學法)傳授秘密破(瓦)法,他修了很久,一天他在一玻璃瓶中置一小石,於是他用暖識相鼓法(即破瓦法)呼了一聲「呸」,瓶中石子便動起來。再呼一聲,石子漸由瓶底引到瓶口,隨後他又呼一聲「嘎」,那石子仍然落下去。」
  我的師父桑登堪布,他也曾說:「我曾親眼看到修破瓦法的,將暖識引到天靈蓋上去,彼時去摸天靈蓋,便能熱起來,反轉去撫撫他身體,已經是僵冷如死了。」


  據說西藏修此秘密法的人,他們往往關閉房中,半夜的時候,聽到他們叫出呸呸之聲時,天靈蓋便在房中跳起舞來,錚錚有聲。
  從上面看來,暖識既能引出去,自然識神可以得到自在,生死之權,已操在手,當然他們死時無怖畏無苦惱了。


  修破瓦的,不但自己得到一種成就,而且還能求度他人。如前所舉的第五成就便是,所以藏區逢人家死了人,便去接一位大喇嘛來為亡者行破瓦法,若是大德有工夫的話,確能引起超度亡靈往生西方淨土的瑞相。在大圓心要派前行講文裡,有一段故事:


  「西康德格有兩個牧童,一天在放牧的時候,看到祝慶寺的班龍大活佛來了,他們聽說這位大德對於破瓦是很有功夫的,於時,二人商議,要試試他。一個裝死,躺在草地上,一個便去迎接活佛,他假哭著說:『可憐我同伴,忽然得急病死了!請活佛慈悲,為他行個破瓦法度度他。』活佛聽說後馬上就做起觀想來,大呼一聲「呸」字,便睜開眼給他說:「好了,完事」。活佛自去,他回來心中好笑,誰說了不得,連裝死也把他騙了。他高興地跑來,想喊起他的同伴,及走到身邊來,這同伴哪裡能起身,他真的死去了。這下他可著急了,馬上就想去找活佛求救。此時活佛已經走遠了,他趕了半天才趕上。將事實說明,頂禮懺悔。活佛初不答應,因為他求得真誠,才笑了笑,馬上作起觀想來,唸了一聲『嘎』,又叫他轉去,他初疑心,哪有如此簡單。因為遣他走,又不能不走,只好回來。到了同伴的身邊,他大呼一聲,同伴忽然站起來了,同伴責備他說:「我正到了一個好玩的地方,為什麼將我喚醒?」


  足見破瓦法,不僅自己可以應用,還可以用來度人,西藏後興佛法時,尚有一個有名的破瓦法,名「破瓦仲覺」,是噶舉派初祖瑪巴譯師的兒子色當瑪篤德從印度學回來的。「仲覺」的意思在漢文譯為「奪舍」。這法子是自己隨意可以取身,好像內地的借屍還魂一樣,假若自己的色身衰老,或者有所損而不能繼續生存時,我們可以自主地,任意地選擇一個剛死的較好的身子,將暖識遷入,又可繼續生存。這個法不但可觀將暖識搬入人的身體,而且上至飛禽,下至走獸的身軀,都可以遷入,真是奇特!惜夫後來,篤德被饒譯師害死,此法便失傳了。

 


 


往生淨土的捷徑-破瓦法


  生與死,何者比較重要呢?孔老夫子曾說︰未知生焉知死?這一句話原意是要世人正視做人處世的重要與生命的價值和意義,但卻被後人解讀為“生比死還重要”,“死亡”這個課題,因此被中國人忽視數千年之久﹗

  當藏傳佛教隨著西藏弘法者的腳步,傳揚到世界各地時,在西方,永生的理論與天堂地獄說,逐漸被探討與取代,高科技的臨床實驗一再向輪回說證實;在東方,儒道色彩趨於淡化,在西方文化遍行之下,給予信仰者更廣闊的空間,因為藏傳佛教中對“死亡”有著最詳盡的研究,最清楚的交代,也有最專業、最正確的教導,所以,《死亡學》成為近年來學佛者熱門的話題。

  生,是死的開端;死,是另一生命的始點。如果,人能澈底接受生命輪回的觀點,自然會努力學習如何面對死亡;如果能清楚了解臨終及死亡的過程和意義,自然會學習珍惜生命,甚至終其一生來實修實證,在濁世來臨的現代,能依止清淨傳承與正確的教授上師,來學習“生”與“死”,更是值得終生追隨的﹗

  多年來,在上師 嘎瑪仁波切有系統的詳盡教導藏密佛教以來,破瓦法是其中重要的法門,在一次破瓦法的教授中,上師有以下的精要開示︰

  【人人阿彌陀,戶戶觀世音】  自釋迦牟尼佛傳揚佛法以來,淨土的理念對佛教徒影響很大,從阿彌陀經、無量壽經等知道,往生淨土已根深蒂固在大乘佛教徒之中,淨土法門傳播的地方最廣,人人阿彌陀,戶戶觀世音,在中國只要是佛教徒,一定會念佛,經典上說,念佛是可以往生淨土的。

  一般我們念佛時,用阿彌陀佛聖號作對治力,把心念定在阿彌陀佛的身上,意識是會跟阿彌陀佛相應在一起。維摩詰經上說︰菩薩欲得淨土,當淨其心;隨其心淨,則佛土淨。因為完全要調伏心念,就要澈底破除自身與世間的執著。佛說八萬四千法門,應眾生不同的根器而有所差別,在淨土法門中,容易破除自我與世間執著的,就是殊勝精華的破瓦法了﹗

  【往生淨土捷徑法】  破瓦法是往生淨土最捷徑的法門,在破瓦法的觀想過程心中,把意識融入明點時,對自我與世間不執著,將整個的人無我,法無我的境界融入心性的明點,然後和上師阿彌陀佛心性合而為一,往生淨土就容易了﹗所以,破瓦,也稱遷識法。

  【不修成佛之法】  蓮花生大師在西藏傳授破瓦法時,他說︰要修行成佛,有很多方法,但不修而能成佛的法門,我這兒才有﹗所以,破瓦法又稱“不修成佛之法”,這個意思,不是指不用修行就可以成佛,而是相對於要修三大阿僧只劫的法門來說,好像不用修行就可以很快往生淨土的感覺。

  【破瓦法種類】  依密宗來說,密宗修行的方法都是由果找因,依方法再解脫,現下所說的破瓦法不是由果找因,它是站在“果”的立場往生“果”的境界,這是十分容易、善巧、又深奧的法門。破瓦法門有幾種,從《法身體性合一觀》、《報身生圓雙運》、《化身無量慈悲》往生法,到我們現下要修的是《平常人三想具足往生法》,還有得到五道(資糧道、加行道、見道、修道、無學道)中的第三道見道者,為亡者修的《亡者追隨慈悲如鐵鉤》往生法。

  【愚昧虔誠者大成就】  破瓦法可以稱為意識往生善逝法,一個凡夫可以經過上師傳承的口傳,開始起修,雖然不需要研究高深的經典,但是對佛菩薩強烈的虔誠心絕對是必需的。自古到今,許多成就者及開悟者,大多是愚昧而單純的人,雖然一個很有智慧的人,因觀察力及理解佛經,一點一滴由明白法爾而成佛,但愚昧而虔誠的人,當他遇到正確清淨的佛法時,卻因為有一顆堅定不退轉的信仰心,沒有很多的雜念和迷惑,往往毫無懷疑地照著去做,就得到了解脫和成就﹗

  【死亡非死亡,行者小成佛】  在《普巴講授續部》裡有說︰所謂死亡,只是一種妄念、雜念,對成就者來說,死亡等於到了淨土(空行剎土),死亡時沒有恐懼,反而是另一種快樂。帕巴當尊者說︰死亡非死亡,行者小成佛,就是這個意思。

  【重罪者的甘露】  如果人在往生前有幸遇到破瓦法,連佛教徒認定最大無間罪的人,在死前有接觸破瓦法、修習破瓦法的話,雖然惡業依然存在,也可以扭轉三惡趣而得解脫,但這是在理解罪過因果後,有了告解而得解脫,並不是可以一面作惡,一面修破瓦法,期望往生時不墮惡趣,這是不可能的。

  【修行修行再修行】  
修行破瓦法並不困難,只要有虔誠的心,不論會不會清楚觀想,知不知道破瓦法的理論,專心修七天以上,沒有不開梵天穴的,可以將吉祥草插在他的頭上,所以說,修破瓦法,不需要很聰明,但要很虔誠。

  可是,梵天穴開了,並不表示不會封回去,兩三天不修,又會封起來,所以,開不開頂不表示成不成就,對我們來說,開頂並不是要去追求的究竟。

  什麼是現下學習破瓦法的意義呢?就是“修行修行再修行”,學會了要常常練,練得非常熟悉,當我們需要時,意識一想到就會自然開頂,就像一顆果樹,春天開花要結果,夏天無法采擷,到了秋天,瓜熟蒂落,自然會掉下來,我們年輕氣旺,水火風土四大圓滿,所以開了又會封,直到有一天死亡時,因為已經長期熟悉了修練,自然會開頂,所以修行修行再修行是唯一能往生成就的至要準則﹗

  【適時往生最殊勝】  如果經過長時間修練,自己已經很熟悉了,當我們需要或年老快要往生時,拿破瓦法來運用是很正常的;如果不是往生的時候,用破瓦法來往生,在密法上是破戒律的,這等於殺生,是不被允許的。對於死亡的程式和次第,我們必須要很清楚,才會知道何時要用這殊勝的淨土法門。

  【傳承口授為要件】  修破瓦法之前,先要有傳承上的口授,口授後再念一遍法本予以口傳,如果沒有親自聽過口傳和指導,自己去修行,是密法的忌諱,不是不能修,是怕修偏差了﹗接受口傳後就可以修行了,為了慎重密法,我們這些傳承都有連接,不曾間斷,從上面成就者得到的傳承,口傳下來,所有傳承上師們成就的加持力,會融入我們心中,修行就比較容易了﹗

  【結語】  《維摩詰所說經》觀眾生品第七中有云︰……文殊師利又問︰生死有畏,菩薩當何所依?維摩詰言︰菩薩於生死畏中,當依如來功德之力。……,微小無知的吾等凡夫,在面對死亡時,應當要依靠諸佛菩薩及傳法上師的加持,才能渡生死大海,在此,期望如此殊勝的破瓦法,能隨同阿彌陀佛聖號,傳揚到每一位虔誠的佛子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宏元 的頭像
宏元

宏元準提觀音共修園地(PIXNET)

宏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