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你一命,救我一命--專訪Ann Coombs

雷久南




加拿大Ann Coombs女士在十五年前罹患惡性皮膚癌並擴散到骨頭,醫生告訴她只剩三個月的生命,當時她忙碌的生活(服裝顧問兼電視節目主持人)因此突然中斷。


在等待死亡時,她偶然接觸到佛法,並間接由朋友處得到一尼泊爾高僧梭巴仁波切所教的延命方法──放生,她積極地去實踐,每天救一百條命,三個月後她完全康復,七年前我曾和她通過電話確定這些事實,當時她還告訴我,三個月前癌又復發在她左乳部,她又積極放生,又再次康復了。


現在她仍然健康,工作內容則與生病前不同,而和企業界有密切關係,她經常到世界各地演講,邀請她的企業是國際知名的Panasonic、America Express等大公司。她推測未來商業的改變、領導者角色的改變及慈悲心在企業界的運用,她也說到科技對人際關係、人的心識和工作環境的影響,當然也提到北美洲社會的浪費和對地球的迫害,以下是我們的對談。


企業界請你演講的動機是什麼?
我在教導大眾媒體相關的專業經驗和公信度。我的公司有一部門是在協助公司解決問題、增加利潤,這已有五年的成果,我們一方面幫助企業界增加盈餘,一方面教導他們慈悲心的運用。


你提起你的生活上有兩個轉捩點?
第一個是健康的轉捩點,也就是依這一位高僧的指點,放生而恢復健康。


不少人想知道你是如何去實行的,在美國不容易找到活的動物去放生?
只要有心就有辦法,我住在溫哥華海邊,所以由海鮮市場我可以買到活的牡蠣、螃蟹等,我將牠們放回海裡,為牠們的重生而祝福,我並沒有特別的儀式,只是祈禱牠們能存活,一方面救牠們,一方面也救自己,每次在做的同時,會覺得自己的身體內有更新的生命力第二個方法是去魚餌店買蚯蚓放生,這是很容易做到的,我放了成千的蚯蚓,有一天我的家人打電話來,要求我不要再帶蚯蚓回來了,因為我家整個院子的草地都在動,那時我已放了五千條以上蚯蚓,我現在仍繼續放生,只是沒有放那麼多而已;


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去SPCA動物收容所,為貓、狗找到新家,這些動物平均在收容所只能活三天就被處死,最近救了一隻奄奄一息的小貓,我先將它送去獸醫處,救活之後再為牠找新家,我在小報上登廣告,這些廣告都很有創意,我還記得其中的一個是說:「一個愛的社會,愛四腳而不是二腳,不要錯過機會。」我是先把貓、狗帶回家,再找新家。


上次你提起一天救一百條命?
是的,那包括蚯蚓,現在平均每天救一百條命。


你覺得你身體康復的關鍵是什麼?
慈愛的心、沒有恐懼,我是非常積極的去康復自己。現在我也有恐懼,但我將這恐懼的心化為積極的動力。


你覺得幫助你最大的力量是什麼?
這一位高僧梭巴仁波切對我的關懷和慈愛。雖然那時我還沒見過他本人,但直到現在我還感受得到他的慈愛,遇到這些明智慈愛的人,使我生命改變,也得捨下很多人;同時我刻意尋求幫我康復的人,有清腸的、有機農耕的、教我靜坐的等等,直到現在我都依賴他們的幫忙、支持。


你覺得當時僅靠這些養生方法就夠了,還是必須配合放生?
對我而言必須同時做,放生是生命最深的一課,在放生的同時我也放下自己的煩惱,為他人著想的力量是能康復很多層面的,雖然當事人仍在恐懼和危機中。


可不可以談談你今後的工作、生活方向?
我會繼續旅行,去世界各國,年底我被邀請至土耳其,我希望工作不斷地擴展,聯合其他人利益,讓更多人可以借著「正業」互相利益。我的工作都是靠口傳介紹,從不主動去尋求,這是去參加法會之後的改變,正業是我們這一生的選擇,要生存也必須有些趣味。


可以談談正業?譬如一個人如何去追尋自己的正業?
正業一方面利益他人,一方面讓人有足夠的生存條件,如吃、穿、住、心安等,如此追求則需要勇氣,因為需要冒險面對不可知的,也需有創造力、想像力,傳統的工作方式和尋求工作的方法正在急速的改變,因此我演講的題目之一是〈改變、勇氣和創造〉,這和正業有直接關係,如何借用觀想、靜坐和行動找到正業。


在結束我們今天的談話時,你可否分享你對這世界的祈願?
願世界能認識大家相同之處,在環遊世界時,我一再發現我們相同之處,在奧克荷馬(Oklahoma)市爆炸事件後,我正巧去那城市,我無法形容當時所看到的景象,實在不能理解人為什麼能如此互相殘害,這地球上沒有任何事可以容許人對人的殘害,恐懼和憎恨是會帶來自我毀滅的,只有愛心才能共同創造一個美好的世界,這是我的夢想和心願,我這一生不會看到,但我知道是可能的,因為很多人都有這個夢想,我經常遇到他們,我們每一個人都能盡自己的力量去創造這個美好世界。


http://www.lapislazuli.org/TradCh/magazine/199511/19951109.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宏元 的頭像
宏元

宏元準提觀音共修園地(PIXNET)

宏元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